登录 注册

胡乱的一些反思

考试也总算是结束了,这时静下来看看那个很吓人的成绩,比如高数居然得了及格,当然我也知道我并不擅长这种考试,但是毕竟期中79分,期末要大概要60-才会得及格……

我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实际上最近总是感觉整个章鱼都不太好,比如今天考离散的时候(因此推测离散估计也要跪……当然如果不挂科的话它永远是题外话)

首先是对于绩点这种东西的看法。我对外一直宣称,我是一个不看重外界事物的章鱼(说起来还有点心痛呢哈哈哈),但是果真如此么?诚然我给外界事物在我心中分配的权重比较低,但是并不能低到能够忽略的程度。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而绩点,自然属于外界事物的一种。当然我们看到一个信心满满的课得了及格甚至挂科(不过所幸后者没出现),自然第一反应是很吃惊。不过这里存在着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第一反应过后,第二反应是什么?

对于这第一个问题来说,我想我属于做的很可以了。我经常自诩数学爱好者,老是幻想着高数得个优然后绩点嗖嗖嗖的升到4+然后……不过我也知道,我这种只喜欢数学,而不去做题的,永远也只是一个爱好者而已,所以成绩不会太高。综合考虑我期中的79,我于是预测高数最终能得80分左右,而最终是良还是中得看造化。当然,这种预测最终错了,我也是一怔过后在心里啊哈哈哈了一阵(因为在寝室不想打扰室友)就释然了,然后开始继续复习电路原理。这似乎和当年交大面试没过非常相似啊。

不过可惜的是,我虽然看似释然了,却再也没有释然。比如我现在说着说着又说到了交大,就是没有释然的表现。我只是在用我的思想来压制这种没有释然的思想,达到一种看似释然的外表。

问题是外表释然了,内心如何释然?当然有一种可行的方法就是去复读或者考插班生强势插入交大,当然我也没有这么做。所以说这样的心结估计要一直存在了,并且伴随我很长时间,直到时间杀死了这种心结?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培养强大的理性,当理性强大到一定程度,自然可以消灭这些感性的思考。但是这里又有个问题,先不说绝对的理性是否可行,如果我真的理性到了这样的地步,我还会愁高数考不出来么?特么在逗我?

固然,感性的思考是必然存在的,因为我是一个人。那么就要想办法去消灭这些感性思考中的负面了。有一个方法就是利用一些鸡汤文来麻痹自己,当然这是一个好方法,但是我感觉我最近并不适合这样。那首曾经给我带来无限信仰的《亚特兰提斯》,现在听了已经无感了,反而是有一些忧郁气质的励志歌比如《we are》变成了最喜欢的歌……而且像感性的东西又不能突变,理性的东西可以突变因为你可以很容易的认识到你的想法中不正确的地方,但是感性的东西真的不能突变。

既然不能突变那就只能一点点治了。(感觉自己真的有必要吃药了怎么破)当然要治就要找到“病”的根源,和“病”的具体症状。我留意了一下,发现我最近特别喜欢浪费时间,各种拖延症。这一条似乎可以用deadline来治?然后就是类似于虚无主义的毛病,这个估计比较棘手一点,因为我以前一直以相对主意来理解世界。当然后来发现了一堆死循环,于是就把死循环都变成了递归,这样倒也算个说法。但是递归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成为了当前的一个问题。

好,我们回到上面。既然第二反应的问题这样了的话,那么第二个问题相对来说就比较坑爹,就是:是什么给了我自信?

这句话看起来似乎很都比,但是却一点都不都比。这种自信实际上也是我十几年来的通病,我经常自视甚高。
首先,为什么我要“自视”?

这是个好问题,其实自视也就是人的本性而已。当然甚高,也可以说是本性。可惜本性不见得是好事,比如在这里就造成了一些前后心情的反差,导致心情上的一些打击.当然,我觉得我应当要做到不轻易被这种打击所打击,但是这里还有一条活路就是让这种打击消失.

不过可惜的是,作为一种人的本性,这种打击看起来的确很难消失.同样的,你也只能用理性去压制这种自信,让打击最小化而已.这似乎远远不够.

当然这样一直说下去,由于我目前喜欢拿递归的观念看待世界,所以说这样必然会递归到一个地方,也就是对生活的意义的思考.那么这又要和虚无主义挂钩了.

所以说最终的BOSS就是这可恶的虚无主义了?消灭方法:1.消灭虚无主义2.改变递归的世界观

当然咯,这种大BOSS我现在也没想好怎么搞掉他,这篇日志也只能扯淡到这里了,嗯.

2014
07 04
上一篇
Older
下一篇
Newer
评论
0
点击
313
发布
我是标题
我是文字
我是标题
我是文字
用户名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重复密码
努力的加载中.....